相关文章

·长沙pos机|民企债务风险高发频跑路 企业主:被逼的几次想死

上半年以来,各地反映企业资金链、互保链断裂导致民企业主“跑路”事件持续频发,对区域经济造成严重负面影响。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企业主不断“跑路”?如何避免类似事件一再发生?《经济参考报》记者回访2011年温州“跑路潮”中的多名影响较大的“跑路回归”企业主后发现,企业主“跑路”的直接诱因是当时不知该如何处置突如其来的巨额债务挤兑而产生的极端恐惧感,“无知”、“无策”、“恐惧”是三个关键因素。

企业主建议,社会舆论要广泛宣传如何化解债务危机的办法,政府、银行、民间债权人和企业亟须创建四方信息沟通机制、搭建债务处置平台,让企业主先解“心结”,再解“债结”,引导风险企业走出困境,不至于因企业主习惯于“人间蒸发”而给当前的经济环境留下更多隐患。

“无法还清债务的压力让我几次想死”

“那时候整天胡思乱想,不知道怎样还钱,也不知道债主们会怎么对付我,内心充满极大的恐惧。我真的被逼疯了,好几次都想去跳楼。”

记者三年跟踪调研发现,大多数民企业主是因资金链、互保链风险爆发,债务无法及时偿还而导致“跑路”。回顾他们“跑路”的心路历程,“无知”、“无策”、“恐惧”是三个关键因素。

近日,记者在温州市独家采访了3年前“跑路”美国、后被劝导回归的民营企业主胡福林,深入了解到其“跑路”的真情。2011年9月21日,身背20亿元巨债的温州眼镜业龙头企业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因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债务突然隐身出走美国,成为当时轰动全国的“跑路潮”标志性事件。

胡福林坦诚相告,自己有绿卡,在美国有不少朋友,一些人出主意叫他“走为上”。

“那时候心里有一颗‘苦毒’的结,不知怎么解开”。胡福林说,“当时每天都有一拨又一拨的债主坐在我办公室逼债,待到凌晨两三点钟都不肯走,我实在受不了。银行又骗我,把一笔好不容易从民间借来的几千万元转贷‘过桥’资金给收了。我束手无策陷入绝境,人快崩溃了,只好迅速脱身。”

而此前的10几天,浙江奥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孙福财安排公司300多名员工集体去雁荡山旅游,然后趁机“金蝉脱壳”。当时他共欠银行和民间借贷2.6亿多元。

孙福财回忆说,“当年公司发展很快,而当时银行利息很高,放贷速度又很慢。我们想快速上马扩建二期工程,就开始走民间借贷。我们一开始也是临时借钱,后来明白这是吸血鬼,沾上了就甩不掉。本来公司盈利还好,但后来连利息也还不起。债权人来逼债,把公司设备都搬走了,我无路可走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跑路。”

“平时我抽一包烟,在上海躲债的时候每天都抽两三包。”孙福财说,“那时候整天胡思乱想,不知道怎样还钱,也不知道债主们会怎么对付我,内心充满极大的恐惧。我真的被逼疯了,好几次都想去跳楼。”

(源文由 长沙pos机代办

转载请注明!